花十四姨

【轰出】希望暴徒(1)


内含黑化轰 
ooc ooc ooc
很病
原作剧情的校园 
文笔很差 
就这样
——————
    轰焦冻一直觉得绿谷出久在发光。
  
    每天每天每天,他坐在自己座位上时,都能看到绿谷出久身边总有一大群朋友聚着,他们在笑他们在聊天他们在打闹他们很开心。
 
    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绿谷会这么可爱呢。
  
    轰焦冻对于那样的场景,其实相当恼火。
  
    他自从体育绿谷那几乎于救赎一般的行为之后,目光便不知为何一直黏着绿谷出久,而他的行为似乎也有些过火了。
  
    从一开始只是想要看着他,看他弯弯的眉眼,看他那干净清澈的双眸,想把这个人一切的一切都印进自己的身体里。后来,却是想要亲吻他,从他白皙的额头亲吻到胸前,他会很温柔地取悦他,看他的双眸慢慢漫上雨后的奶白雾气,眼眶渐渐透出色,欲的潮红。
  
    但轰焦冻事实上什么都干不了,尽管他每夜都在梦里同绿谷共赴极乐,但现实中他却只能用那双异色的瞳孔黏腻的舔过绿谷的每一寸皮肤。
   
    要忍不住了。
  
    轰焦冻看着绿谷在丽日御茶子她们含着笑的逼问下,不知被问了什么,白皙的脸蛋转眼就烧得通红,慌张地摆着手语无伦次。
  
    轰焦冻瞳孔一缩,出现了啊,会让绿谷慌张还这么在意的人。
  
    他小小的光芒,有了想要守护的人。
 
    不会来管他了,他要永远陷在这满是妄想与恶臭的泥沼里了。
  
    啊……要被勒死了……
 
    轰焦冻将头埋进双臂,却是发现自己的双手都在颤,是恐惧嫉妒愤怒与冲动。
  
    想要扼杀的冲动。
  
    他需要绿谷,需要绿谷来他的性幻想里解救他,需要绿谷抱抱他,他需要绿谷,他的每一个器官每一滴血液每一根毛发都需要绿谷。
  
    他渴求绿谷的一切。
  
    头疼欲裂,他一想到绿谷承欢的姿态便是一阵燥热席卷全身,若是那蹂躏绿谷的人不是他,他便是满心滔天的绝望嫉妒与愤怒。
  
    他快不行了,他就算只是看到绿谷白皙的颈脖,就想亲亲那上面隐隐的青筋,感受他有有力的脉搏,顺着校服领子一路向下,他会亲吻绿谷的小腹,看那块白皙肌肤因快感与羞耻而痉挛。
  
    妄想的绳索勒住了暴徒,希望的使徒视若无睹。
  
  

【瑞金】炽焚(2)

那个辛苦米娜桑走评论链接啦!
因为写了那么一点点的车结果被查水表了(沉默)
(令人发指略略略)

炽焚(1)

炽焚(1)
黑瑞注意
ooc严重注意
开头有车避雷
文笔差如小学生(。)
如果以上都不介意的话,您可真是伟大呢
那么就开始吧
  
——什么时候你才会从那彩色的玻璃里出来啊
——当你不复存在
   
少年柔韧的背部线条在昏暗灯光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汗珠映着灯光像珍珠似得滚落,殷红的唇间透着点点珠白,锁住了奶猫似得色气娇吟。
  
格瑞挺动着腰部,享受着似实似虚的极乐,将身上的小男孩一次又一次往云端推送,感受着腰间他盘着的白皙大腿颤动的越发厉害,最终突然疲软,小腹一阵湿濡。
  
他看着少年的脸好似隔着一层彩色的磨砂玻璃,即使他的罪恶感与他都知道那是谁,但却始终模模糊糊看不清面容,他伸手,想要去触碰。
  
梦境碎了一地。
 
格瑞猛的从床上坐起,胯间湿湿黏黏的感觉一阵一阵地刺激着他,像是黄蜂的尾针一般,酥酥痒痒地带着电星子般的毒素。
  
他起身,按掉了闹钟。
  
五彩斑斓的玻璃仿佛把他也困住了,只看得见所有人远去的残缺背影,遍地都是玫瑰不齐的花瓣,边缘发黑,就像是被火舌粘腻地舔过一般。
 
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烦闷从心底卷起,刮擦着那摇摇欲坠的牢笼。
  
他冲了澡,洗漱好之后套上校服,一如既往地去隔壁叫醒他的发小——金。
  
“金,上学了哦。”
  
金一向像个皮猴子,喜欢乱蹦,就算是上学的路上也学不会消停。
 
格瑞看他从东蹦到西,捏了捏眉心,很头疼。
  
看着少年翻飞的衣角,格瑞想起了远走高飞的白鸽,那种圣洁的生物会叼着象征和平的橄榄枝飞过大地,给每一处带来狂欢与曙光。
  
就像他的金一样。
 
木槿色的眼里是不见波澜的死海,但暗处欲来的漩涡却是有遮天蔽日的欲望。
  
最后他是拎着金的兜帽进学校的。
  
“金——”
  
啊,是凯莉。格瑞眉间隐隐有起了折纹,他不喜欢那个聒噪的女人,她老是亲近金,这让他时常感到有一丝丝的嫉妒与无名火。
 
真的只是一丝丝罢了,只不过那一丝丝是他指甲掐破掌心流出血液的那一丝丝。
  
金笑着向凯莉凑了上去,手中的书包顺手交与了格瑞,他没有回头,没有看见格瑞眉眼中风雨欲来的阴霾与戾气。
  
啊……真是该死……
 
金……金……金啊……
  
凯莉似乎是又在谁身上找到了新的乐子,对着金讲的绘声绘色,逗得金笑声不断。
 
我的金啊……
  
格瑞的手心被书包带勒得发白,这上面有金的味道啊,不能……放下啊……
  
不知道为什么,金好像离他越来越远了,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直到他找不到为止。 
   
而他只能看着金远去,只能睁大眼睛看着,就算他哭的一塌糊涂,就算他十指插入泥土,就算他全身的血液都流进干枯的地底——金也不会再回头看他一眼。
  
一瞬间,格瑞如坠冰窟。
  
他颤抖着,仿佛是沉入海底无光地带一般的绝望从他的头顶蔓延到每一寸肌肤每一寸血管每一毫升血液。
  
然后一双神的手扯住了他的袖角。
  
“格瑞……你没事吧?”金湛蓝的眼睛中满是关切与透明无比的善意“你抖的很厉害……是不是着凉了?”
  
格瑞抬起头,看向眼前的金,却是一眼望进了他那双湛蓝如大海般的双眼,以及那最透明的——对挚友的关怀。
  
那关怀太过透明,简直像是冰冷的福尔马林。
  
他把自己的心脏血淋淋地挖了出来扔了进去,却没惊起一丝一毫的波澜。
  
“哈……”格瑞无意识地捂了捂心口“我没事。”
  
“真的吗?”金微微皱起眉头,嘴角平时的大幅度笑容消失在脸上。
  
“我没事。”格瑞又重复了一遍,只是这次的他语气更加坚定,是他平常与金说话的语气。 
 
“格瑞如果有事情一定不要自己硬扛着。”金虽说还是并未完全放心,但还是松开了格瑞的袖角“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啊!”
  
啊啊……又来了……
  
“笨蛋。”
  
真是烦躁啊。
  
操蛋的“朋友”。
  
格瑞他突然在暗处咧开了嘴角。
  
他知道了,如果他不管做什么金都会走的话。
  
那么如果锁住他的双脚,铐住他的双手,那他还会走吗?
  
永远永远永远永远都不要离开他了啊。
  
有什么悄无声息地坏掉了,腐臭的味道从伤口蔓延出来了。
   
金在上课时不知为何总是有一股视线追随着他,那视线灼热无比,是仿佛要刺进他心窝一般的热烈。
  
金的一天十分不安的度过了。  
  

  

  

  

  

 

 

【瑞金】紫色郁金香(1)

大概《紫色郁金香》是个瑞金短篇合集,全员和金都会出吧
不过《紫色郁金香》全都是格瑞的专场呢(笑)
这个是第一篇短篇
————
黑瑞
巨ooc注意
前排避雷
有略微血腥社情描写
不知道是he还是be的开放性结局吧(。)
有可能有后续?
 
【金】
   金初见格瑞时,格瑞就像是浑身竖刺的猛兽。
    看着他因为濒死的严重伤势而不得不用尽全身气力去警惕他的可悲模样,看着他无光泽紫色眼眸中彻入骨髓的悲怆,看着他脸上混合着黑红血迹的热泪。
  
        金向这只穷途末路的困兽伸出了援手,并得到了猛兽本就不多的全部信任与情谊。他们是挚友,他们是相互缠绕的两根藤蔓,是彼此心上的朱砂红痣。
  
        对金来说,格瑞是他“绝对安全与信任”所在。
  
        他可以放心地前行,放心地飞翔,放心地迎接新朋,因为格瑞永远都在他身后。
  
        永远,永远。
    
        ————
  
        金的拳头打在了巨兽柔软的腹部上,积分提醒混着他和紫堂幻的欢呼响起,凯莉心情颇好地斜靠在星月刃上,毕竟这次获得的积分可以说是相当丰盛。
    
        少年爽朗的笑声传入了格瑞的耳朵,金看到他舒展了下颈脖便站了起来。盛夏的阳光透过树叶也只留下了斑驳的碎光,投在了格瑞白皙的脸和脖子上,留下一道道残念般的蓝黑阴影。
  
        格瑞拄着烈斩站了起来,一起来看到的便是少年随着动作时不时裸露出的精瘦腰身。深深叹了口气,似乎是在安慰着什么,又亦或是在压抑着什么。
  
        金记得格瑞讨厌盛夏,是因为怎么都甩不掉的蒸腾热雾和粘人烦腻的扰人汗水。
  
       格瑞就是格瑞,纤尘不染。金如是想。
  
       金一面招呼着格瑞,一面却勾着紫堂幻不甚很宽的肩膀,自顾自说得欢快,但格瑞却一点都没听进去。
   
        格瑞深紫的瞳孔在发丝阴影下骤然紧缩,盯着金与紫堂幻所接触下皮肤。耳边似乎是一片嘈杂的耳鸣,“嗡嗡”的闹人。
     
        待金畅快淋漓地说完,格瑞捏着烈斩的手却是指关节泛着白。血液与骨髓中翻滚的是什么?是令他自己作呕的心思和欲一倒为快的杀戮欲望。
  
        金啊,你真的是蠢极了。
  
        格瑞暗自想着不知道多少,千句万句欲吐露的心意尽在口边,却是被他一口唾沫全部吞回腹中,任他糜烂成毒流过五脏六腑。
  
        “笨蛋,别太松懈了。”
  
         金,再等等。
  
       待他们出发时,如血般的残阳已经攀上了他们背影的轮廓,像是日暮十分的魔女,用她涂了红豆蔻的指甲轻刮人的脸颊。粘人而又挠进了心里。
   
         格瑞将烈斩扛在了身上,看着金对着残阳的样子,竟心生几分愉悦。
   
        金居然也适合这样的红色啊,真好。
  
         你会很美的。
      
——————
  
        金看着满地的残肢血沫竟腿一软跪坐在地,黑红血液混着脏污的泥土竟染出了别样的颜色。
   
        沾上他白皙脚裸的血液是谁的?
        金当然不知道啊,他哭的快昏过去啦。
  
        只剩下格瑞拄着溅满鲜血的烈斩背对残阳,一如那天的情景,金身上沾着鲜艳娇美的红色。
   
        格瑞很想笑出来啊,很想很想。
  
        金是个好孩子啊,他觉得是自己犯的错。
   
         金,你太信任我啦,但是不够喜欢我。
  
【格瑞】
  
         金带着一身阳光清爽进入他昏暗的视角。他当时狼狈不堪,本能的警戒让他不得不将仅剩不多的血液集中在脑内。血污模糊的视野令他打心底感到压抑难耐,唯一透入的,就是那堪比盛夏的光。
  
        对格瑞来说,金是神子,金是太阳。他是盛夏的第一束艳阳,他是万花丛中摇摆的罂粟。
   
        他爱他,求而不得的爱,永无回报的爱,绝望可悲的爱,崩坏粘稠的爱。
  
        哈啊?挚友?
  
        多么愚蠢啊,金。
   
        你最亲爱的挚友想要把diao插进你的屁股呢。
  
        在不知多少个昏暗的夜里,格瑞喃着金的名字入睡,捣碎了一地的白月光,织出他最深沉的妄想。
  
        嫉妒的血液在血管中逆流,咆哮的雄狮关不回铁牢。
  
        金,要乖啊。
   
——————

        在格瑞将自己打理干净后找到金时,他正抱着一截断肢默泪。
  
        他的喉咙嘶哑啦,他的脑袋一片空白了,他的世界只剩格瑞啦。
  
        “格瑞,你要去哪……?”
     
        “……笨蛋,跟好我。”
  
       
注:紫色郁金香花语:高贵的爱、无尽的爱 、最爱   永不磨灭的爱情、永恒的爱 、此生不悔
  
      

   

【all金】【原创】魔法大陆paro(设定)

私心all金
有丹秋雷祖
有角色憎恶倾向
只是个设定预告
可以?
那您真是天使
  
精灵族大事件:三位精灵始祖烧毁精灵之森,企图破坏生命之树。向神明挑衅,企图降灾于精灵族。
  
大陆背景设定:布莱斯特大陆(Blast Mainland)居住着兽人,精灵族,人族,地精,矮人,吸血鬼。
而地域又分极寒北地,精灵之森,东部荒漠,中部城地。
除了矮人以外,其余种族与人族都不会经常往来。
在此大陆中,跨族通婚是死罪。诞生的孩子是血统肮脏的混血。
 
本文主角:
  
金:光看记忆和外表是身份普通的十六岁少年,但事实上身体是精灵始祖。不知道自己身为精灵始祖的一切,平时无法使用精灵始祖的力量。性格爽朗。习惯用带有尖锐箭头前段的长枪。与黑金为共同体,偶尔会因为药物而让黑金苏醒自己陷入沉睡。
  
黑金:真正拥有精灵始祖记忆的灵魂,是大事件的开端。被精灵族审判封印。力量无比强大。与凯莉之间关系微妙。后被强制祭祀分离出,似乎对金有点不可描述。喜欢将元素凝为箭头状使用。与金为共同体,苏醒时间很少,只会因为药物苏醒。
  
格瑞:吸血鬼与精灵的混血。由于是混血,所以肤色与发色都白的瘆人。两族力量微弱,更多凭借战斗技巧。其实是“大事件”围剿黑金战场上的领头战士,是精灵始祖与吸血鬼始祖的混血。战斗后陷入沉睡,醒来后失去力量失去记忆直到十八岁。由于拥有吸血鬼的蝠翼饱受排挤,只有金一个朋友。四岁时父母由于跨族通婚接受审判。拥有一把名为烈斩的名刀。
  
凯莉:精灵始祖之一,种植生命树。由于参与“大事件”且罪行重大而接受审判,失去左半边翅膀并封印力量。被驱逐出精灵之地后与星月缔结契约,拥有了他们的力量,平时出行乘坐星月刃。给紫堂幻下了诅咒,使昔日天才堕落。与黑金关系微妙,异常憎恶安迷修和秋。现隐匿在精灵之森,称“星月魔女”。偶尔会用药物苏醒黑金。与极寒之地的巫女安莉洁是挚友。
  
安迷修:精灵始祖之一,圣剑骑士。在“大事件”后为拯救受重创的精灵族与神交易,失去翅膀拯救精灵族。自那以后力量一度陷入低谷,被精灵族长鬼狐天冲软禁在塔中。憎恨黑金和凯莉,对金态度古怪,似乎是不知道该恨还是该爱。有着绝对的正义观。后被雷狮救出塔,却由于其言行而分道扬镳。
  
紫堂幻:精灵族中一个强盛家族的现任继承人之一,幼时能力强大,素有“紫堂家天才”一说,却由于凯莉的诅咒,能力陷入低谷,遭家族兄长落井下石。遭尽耻辱。与金交好是为了套出凯莉的消息。痛恨凯莉。
 
雷狮:云游商人,拥有一位精灵始祖的血脉,但是非常稀薄且杂,能力不大只能在极度紧张时发起作用。但拥有响雷的契约,可以随意驱使雷电,力量强大。人族一个大国皇室的大皇子,却由于国家的黑暗制度联合其同父异母的弟弟——卡米尔协同出逃。
     
卡米尔:雷狮的助手。似乎会做很好吃的甜品。无比热爱甜品。纯血人族。是一大国皇室的私生子,存在极不招人待见。却与性格怪异的雷狮相处的异常好。拥有怪力,似乎可以操纵自己的体重。与兄长雷狮一同出逃。
  
佩利:人族的拳击手。由于幼时在寺庙中度过,被灌输神是全知全能。由于相信神明在一次下山被欺凌到濒死也不还手,最终在意识模糊间将那伙人打至重伤。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开始崇信暴力。与力量强大的雷狮开始修行。
  
帕洛斯:似乎是大陆上极少见的猫形兽人。是通缉犯。骗走了一个国家的国王一笔巨额,接受着雷狮海盗团的庇佑。对雷狮和海盗团的忠诚度十分薄弱。谎言成癖。
  
秋:在黑金金审判封印后极小时便外出云游,是参与“大事件”的精灵始祖之一。但却由于参与围剿黑金而戴罪立功免去驱逐与封印。目的是唤回黑金的本心与信仰。在“大事件”战场上捡回埃米与艾比,同金一起交给丹尼尔抚养。
  
丹尼尔:精灵族中掌管信仰的神父。精灵始祖之一。拥有神令的执行权。权利与地位无比强大。抚养金和呆毛姐弟。
   
埃米&艾比:流浪艺人。种族不明,大概是精灵族。为了找到秋而各地巡演,在年轻人间积攒了不少人气。
  
鬼狐天冲:虽然是精灵始祖,但却莫名有着兽人血统。不纯的血统使他在坐上族长之位初期遭受很大的舆论。拥有着克制他人力量的奇异能力。
  
嘉德罗斯:是提取许多精灵始祖血所造的人造人,力量强大,血统纯粹。性格无比暴躁与拽。刚从营养液中出生便由于愤怒而摧毁了实验室,带上两个属下离开了精灵只森,开始了不断进行挑战的试验力量之旅。
 
雷德:实验室中的半成功品,有些弱视。只能准确认出蒙特祖玛,跟随嘉德罗斯踏上旅程。
  
蒙特祖玛:手持巨剑的人族女性,却由于试验药品的注入而性情大变,有着色盲,但是却总感觉雷德的红发格外刺目。与嘉德罗斯踏上旅程。